landscape022-b.jpg 

前一陣子,得知了一個讓人頗有感觸的消息。

任職於科技業的好友k,一直是個很努力的人。從求學時代開始,總是律己甚嚴的力爭上游,從台大研究所畢業後,服完兵役進了人人稱羨的公司至今;雖然工作辛苦,長得不像話的的工時+龐大心理壓力讓他幾乎難以偷閒放鬆,但身為好友的我仍然很替他高興。至少在經濟不景氣的這個年頭,他的工作能夠讓他保有不差的物質環境及未來展望,而這也是他應得的。

k是家中的么子,上面還有三個同父異母的兄姐。k的母親是父親從大陸來台後再娶的續弦,與父親年紀相差30多歲。k的父親從警界退休後迷上了操作股票,原本不算差的家境由於遇上了當年的股災而急轉直下。擁有18%的福利讓k的父親無法享有老人年金,但由於18%的戶頭內存款早已花費殆盡,加上k的三個兄姐的生活並不順遂並且早已搬出家中,在兄姊自顧不暇的情況下多年來都是由母親在電子公司工作養活家庭。

多年前,為了搶救跌跌不休的股票,k父將一家人居住的房子拿去貸款;五年前,股市慘況仍未見起色,為了增資,只好選擇轉貸,並且將債務人更改為k的母親,而k則為連帶保證人。當然,從那時開始,房屋的所有權人就變成了k母。(因為是用她的名字去轉貸)

或許是沒有偏財運,也或許是要讓父親死了這條心,轉貸之後的金錢,並沒有如父親預期般在股市中起了反轉的作用。擋不住的大環境因素加上金融體系持續低迷,讓父親所有的股票全都血本無歸,這下子是不得不罷手了,因為連最後的資本都賠了進去,而貸款,還是得乖乖的繳。

從那時開始,仍在和學位奮鬥的k與母親開始辛苦的賺錢,一面償還貸款,一面維持家計。被k戲稱有帝王命的父親,仍然因著一家之主的面子而保持著高高在上的姿態,80多歲高齡卻仍有著極度的威嚴,不苟言笑的看著k和母親努力奮鬥著。就這樣過了一段辛苦但平靜的日子,雖然肩上的擔子並不輕鬆,但k只是默默的為家庭盡心力,從沒聽他有太多的抱怨。隨著時間的流逝,k也如預期順利的畢業,服完兵役後進入科技業工作,雖然過程中父親曾被診斷罹癌,但由於是零期且及早發現,倒也還算穩定的控制而未惡化。眼看著即將要苦盡甘來,愛作弄人的命運之神又降臨了。

今年年初開始,股票市場神奇的逐漸回春;淡出股市的k父再度手癢想要重操舊業,但手邊沒有任何資金可供進場,於是,他將腦筋動到了k身上。進了科技業這幾年,穩定的獎金及股票分紅讓k改善了家中的生活,也償還了當年房子轉貸的大部分貸款。孝順的k計畫著等母親今年夏天從電子公司退休,領了退休金讓家中經濟更寬裕之後,他要將家中房子賣掉,帶著父母一起搬到新竹一帶,買一棟透天厝讓一家人生活在一起,而不用像現在每個週末竹科台北兩地奔波,總是無法挪出更多時間陪伴家人。

然而,看著台股指數一路向上狂飆的父親可不這麼想。站在波段起漲的起點,錯過這一次不知道又要再等多久才能遇到如此良機?於是k父向k提出了一個要求:要求k將家中的房子買下,扣除剩餘貸款之後,再將現金給他。

在此先說明一下k家的房子概況。三四十年的老房子,30坪左右有頂加(但沒權狀),老舊房子該有的管線漏水問題一應俱全。幾年前鄰居相同格局的房子開價280萬賣了一年多都無聲無息,但k父如今卻向k開價400萬要求他買下;什麼格局方正通風明亮之類的話,k一句也聽不進去,自己家的房子自己最清楚狀況,重要的是,父親到現在居然還認為房子是他的!?當初用母親的名字去貸款時,母親負擔貸款的同時不也同時承接了房屋所有權了嗎?這些事父親都忘了嗎?

就當k為此事傷神不已時,過了幾天,父親帶著房屋仲介出現了。簡單的了解屋況之後,仲介不知道打哪來的自信異想天開的保證600萬一定能成交!原本以為父親應該能看穿仲介為了吸引屋主而刻意提高成交目標價的手法,沒想到當仲介離開之後,k父開始與k長談。

k父:「我們自己人不差那幾十萬一百萬的,500萬賣你就好。」

k:(大驚,不敢發話)

k父:「上下兩層樓加起來60坪,算起來一坪不到10萬。」

k:「可是爸之前不是說400萬嗎?」

k父:「知道行情後你還好意思佔老爸便宜嗎?」
        「我只聽過老子佔兒子便宜,沒聽過兒子說要佔老子便宜的。」

k:「可是這樣已經超過我的能力了。」

k父:「其實沒有很多,你再給我250萬就好了。」
        「老爸拿這250萬進股市,沒得準幾年後就翻了10倍8倍,這樣不是很好嗎?」

k:「不過還是有些現實的考量。」
     「畢竟我現在的工作是在新竹,實際上並沒有花錢在台北購屋的需要。」

k父:「新竹要怎麼比?我們將來是『新北市』啊!」
        「500萬買一個直轄市的房子,穩賺不賠。」(接著一連串的訓示)

k:「還是我們就乾脆真的賣給外人?」

k父:「已經說了這是個穩賺不賠的買賣。」
        「我不想給外人撿便宜,你還是考慮考慮。」

經過了數天的溝通,k父還是堅持要500萬賣,而且不賣外人。最後在找不到折衷辦法的情況下,k父終於只得打消了念頭;聽k轉述時表示,溝通過程還算平和,但內心感覺卻非常複雜。

身為好友的我,聽了之後只覺得很沉重。

k還在唸大學時就開始憑著資訊專長拼命打工接案賺外快,只為了減輕父親股票失利給家庭帶來的經濟壓力。幾年過去了,當我們這群朋友看著k在工作上的成長而替他開心時,k的父親卻沒有體諒到k這幾年來的辛苦,反而將貪婪的念頭動到自己親生兒子身上,打著如意算盤想做無本生意。可別忘了那房子已經貸了兩次款,而幾百萬的現金全都石沉股海,有去無回;對當時還是大學生的k來說,尚未出社會卻已背負數百萬債務,在沒有任何選擇餘地下可說非常的不公平!雖然事情目前已經暫告一段落,但這件事情卻讓我看到了一個自私的父親,以及金錢遊戲下的深沉無奈。

天下父母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xstars 的頭像
sixstars

我不是憤青

sixsta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