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jpg 

     最近工作忙到不可開交,一個多月沒休假讓我累到幾乎與外界隔絕。今天中午吃飯的時候,難得有空閒上網看看新聞,結果卻看到了這個消息。

     「プロレスの三沢光晴さん、リングで頭強打し死亡」--讀賣新聞

     腦中瞬間空白。

     三澤光晴。馳騁摔角擂台,幾乎可說是日本當代摔角界代表人物之一的男人。

     從PTT摔角板提供的連結,繼續找了其他媒體的新聞,卻是越看越無力,到最後,連移動滑鼠的力氣都快消失。

     「プロレスラー三沢光晴さん、試合中に倒れ死亡」--朝日新聞
     「プロレスラー:三沢光晴さん死亡 試合中倒れる 広島」--每日新聞
     「プロレスの三沢光晴さん、リングで頭強打し死亡」--日本yahoo

     是的,那個以鐵炮一般的肘擊,以及「虎型螺絲坐擊」、「綠寶石‧飛瀑怒濤」等被奉為經典的自創招式,創下無數名勝負的男人,離開了。

6.jpg 

     將摔角視為人生的全部,三澤光晴也許從沒有想過,那讓他發光發熱的摔角擂台會成為他劃下人生句點的地方。

     姑且不論斎藤彰俊的那記岩石落下技是不是致命的主要原因,近年來看著社長漸顯的老態,心中總會有些不捨。

     「夠了啊!辛苦了這麼多年,你已經不需要再去證明些什麼了...」

     原本以為,跟Samoa Joe的那一戰之後,會是社長退下擂台的時刻。自我要求極高的他,一定也很難接受自己年華不再,無法繼續像年輕時在場上隨心所欲的事實吧!雖然,他還是像個硬漢般的,以他那一貫的表情,彷彿在說著「只有這樣子嗎?」,毫不閃躲的吃下了所有肥Joe的大招,最後靠著他那根本沒人知道極限在哪裡的體力跟耐力,以一發招 牌的後腦肘擊,硬是打趴了Samoa Joe。

     從當年毅然帶著大家旗揚Noah一路奮鬥到現在,累積了數不清的傷痛和辛勞,三澤早就可以光榮的引退轉身幕後,也許客串解說員,也許專職Noah社務,也許當個傳奇教練培育更多年輕選手......2006年12月10日挑戰丸藤正道的重量級GHC一戰,到現在還是我心中怎麼也忘不了的經典戰役,對一個20多年的摔角迷來說,那是一種感動,一種幾乎要流淚的情緒,一種除了大聲喊出來之外無法宣洩的激動。

     也許我根本沒資格與三澤相提並論,但他的比賽卻是跟著我一路成長至今。小時候很迷長州力的我,從三澤一出現的時候就被他的身影所吸引。至今仍記憶猶新的「猛虎七番勝負」,與川田20多年的糾葛,從搭檔、協助脫下面具,到最執念的長期對決,相信許多摔迷到現在都還津津樂道;我還記得他一路辛苦追趕著鶴田,從許多次的痛擊落敗中,他沒有放棄。連在電視機前面看著比賽的我,看到他被鶴田無情的打垮,不甘心到臉都揪起來了,他還是沒有放棄,不像現在很多年輕選手總是一堆沒營養的垃圾話,三澤光晴永遠話不多,即使再怎麼不甘心,也是默默的離開擂台,最多,只能從眼神看出他的情緒,他的懊悔。

     1991年三澤以顏面固定讓鶴田投降的那場比賽,我流淚了。那種情緒就像是看著自己的至親好友,在一次次殘酷的失敗後,終於悲願達成的喜極而泣。我真的很開心,從那之後三澤不再是那個年輕的小夥子了,他變成了可以跟別人平起平坐,會被尊敬的那種選手。

     後來我長大了,課業的忙碌佔據了我大多數的時間,現在回想起來那段時光突然變的好快,快到我幾乎要記不起那些臉孔。三冠王也好,GHC也好,當我畢業了,開始工作了,連一天假期都嫌奢侈的時候,那些消息就像是忙碌生活中的點綴,也許很多事我會記不起來,但那件耀眼的綠長褲,卻一直都記在我心中,從來沒忘過。

     「媽的...」今天中午之後,我根本無法工作。腦子裡無法抑制的一直想起三澤那個在被壓制數秒三秒前彈起後,總會習慣性出現的臭臉。

     根本就不該是這樣結束的啊!

     丟了滿桌沒批的文件,回家的路上,才開始覺得痛。

     眼眶濕了,卻流不出淚。整個人像是被挖空一樣的虛弱。

     就像是其他朋友說的三澤應該像以往一樣啊,當對手以為自己快贏了去壓制的時候,彈起,拉拉褲子,回回血,像沒事般的開始放大招,然後把對手買單啊!

     「媽的...」突然好後悔這些年就這樣在忙碌中虛度了。如果可以,我願意用我的主管頭銜,換三澤再回來打一個三冠王。這種痛的感覺,就像你的人生當中有一部分被洗空了似的。小時候那段和老爸坐在客廳吹著電風扇,比賽緊張的時候心跳急促,甚至會叫出聲的時光,就像三澤的身影一樣,永遠也不會再回來了。

     也許,三澤只是還沒有想好要怎樣告別,才會以這樣突然的方式離開。畢竟,他總是不善言詞,要他在自己的引退賽講一堆感性的話,實在不像是他的風格。我不說「謝謝」,因為「謝謝」不足以代表我心中的情感,20多年的珍惜。

     「辛苦了!」

     摔角界的傳奇,永遠無法取代的綠寶石。

     三澤光晴  (1962.06.18-2009.06.13)

    

     『摔角』是沒有底限的,
     『摔角』是選手們用他們柔軟的思考、野心、
     以及每日每日的鍛鍊所創造出來的炫惑世界。
     只要摔角迷對『摔角』的期待增加,
     選手們就會拼出他們的生命來加以回應。

                                                      三澤光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xstars 的頭像
sixstars

我不是憤青

sixsta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