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機倒數海報1.jpg 

「這部片在台灣註定不會賣座。」這是我看完《危機倒數》後的第一個想法。

無關乎程度好壞,更絕非品味高低,電影水準跟票房好壞本來就沒有絕對關係。在台灣,可能一部分的人是因為本片得了奧斯卡最佳影片與最佳導演兩項大獎,才會想要進電影院觀賞;另一部分的人則可能是被預告片吸引,以為這是部緊張刺激的拆彈戰爭片而花錢買票,anyway,在美國僅拿下一七四百七十萬美元票房的《危機倒數》,即使經過了奧斯卡的加持,我還是不認為它會在台灣獲得多好的迴響。

但如果你問我對這部片的感想,我會毫不遲疑的告訴你,這部片是我近半年來看過最好的電影之一。

首先,這部片要帶給你的不是槍林彈雨,砲聲隆隆的震撼感;整部電影中最吸引人的是三名拆彈小組成員心理狀態的轉折,他們的恐懼、執著與壓抑,那種幾乎悶到整個喉頭的厚重,不但在高危險的拆彈過程中毫不保留的呈現,更在他們三人不同的心底掙扎中流轉。

全片使用了大量的手持攝影機及鏡頭分割剪輯,特別那些精采的短鏡頭組合,或許有人會覺得紊亂而不適,但我卻認為這樣的表現方式精準的將劇中人的心理狀態與精神感受呈現了出來。如同電影一開始時,字幕裡引述紐約時報記者的話一樣,戰爭的衝擊強效而致命,因為戰爭本身就是種毒品。在這樣的大前提下,撇除那些勝敗或誰是誰非的政治正確,其實每個人的心中都有著不同的感受與認知,或許是對自己可能有一天會橫死街頭的恐懼,或許是對自己擔心會受同伴所累的無助,更或許,就像主角詹姆士一樣,即使拆彈的過程危險而致命,但那卻是他對自己的一種執著,一種偏執的熱愛,或著,是一種解脫。而這個部份,正是《危機倒數》這部片最成功且吸引人的地方。

整部電影中,我最喜歡詹姆士在結束和組員的嬉鬧後,回到寢室坐在床上,卻仍拿起防爆盔戴上的那一幕。或許外人認為是空虛,但那或許才是詹姆士真正的踏實,一種在死亡中冒險的真實,一種肯定自我存在的展現。當他誤以為賣DVD小男孩因被製成人肉炸彈而喪生時,我看到了無情戰爭中對人性的憐憫與反思;而當他像是自言自語般的對妻子說著軍隊需要更多拆彈員的同時,那彷彿是一種說服自己的獨白,也只有在其中,他才會得到真正的救贖。

也許有些人會很自然的拿《鍋蓋頭》來跟《危機倒數》相比,但我認為《危機倒數》更讓我欣賞的是它沒有很赤裸裸的揭示主觀的大是大非,而是用近乎紀錄片的真實手法讓觀眾自己去感受戰爭的痛苦與無情,以及最真實的人性。每個人都有選擇的權利,即使組員為了詹姆士的決策受傷而歇斯底里的大罵他,亦或是因自己無法拆解的炸彈而喪生的人肉炸彈客,表現出那種對死亡的恐懼與無助,詹姆士仍然不受影響,最後還是回到戰場上,就像個染上了毒癮而無法自拔的人。對很多人來說,生存或許是最重要的事,但也許對詹姆士來說,在高危險的拆彈中與死神搏鬥,完成任務後點上一根菸的快感,才是他生命中真正的寄託吧。

當然,說到底藝術還是很主觀的東西,出發點跟角度正確了,才有可能去欣賞其中的精神。即便我再怎麼喜歡,奧斯卡再怎麼肯定,恐怕還是無法改變《危機倒數》台灣票房爆炸而匆匆下檔的命運。觀眾們當然有不買帳的自由,就像許多看過本片的人步出戲院時不絕於耳的「超悶」、「爛片」等咒罵聲一樣,喜歡與不喜歡,理解或不理解,不過就像片中角色對戰爭的態度,終究,也就是個選擇罷了。

最後,幾張電影海報,你喜歡哪一張呢?

危機倒數海報2.jpg 

危機倒數海報3.jpg 

危機倒數海報4.jpg 

危機倒數海報5.jpg 

(拆彈雄心還蠻爆笑的就是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xstars 的頭像
sixstars

我不是憤青

sixsta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