蛇信與舌環.jpg 

據說這部片在台灣的票房極其悽慘。

我在某熱門討論區看到一個有趣的說法。「十個看這部電影的人,七個說好爛,兩個說好爽,剩下來的那一個痛的說不出話來。」

涉谷,流行繁華的時尚城市,但有些人卻只感受到巨大的空虛與寂寥。

我特別喜歡電影一開始跟最後,女主角身處鬧區,世界卻寂靜無聲的表現方式。有人說,寂寞是絕症;看完電影後我發現,找不到生命的意義,才是真正的寂寞。女主角露薏說:「唯一讓我感覺到活著的,就是當我感到痛的時候。」這是悲哀,以及無盡的深沉,比死還可怕的絕望。

活著的意義是什麼?這個世界本來就不是每個人都充實快樂。因此電影中的生命們以紋身、穿刺,甚至是性虐來試圖找出屬於他們的歸屬感。有人曾說:「沒有目的,看不到未來最可怕。」這是一種社會現象,不需要理解存在主義的那種虛無飄渺就能感受到;所以電影中的主角什麼都不在乎,不在乎枕邊人的名字、年紀、工作及所有的一切。讓我有些驚訝的,是片中居然沒有出現毒品!?也許是不想讓整部電影太過晦暗,當然,就算沒有毒品全片也絕對夠晦暗了。

無論是在身體上紋畫或打洞,甚至是女主角露薏自始至終都在追求的蛇舌,不過都是一種象徵。透過這些極端的舉措,才能夠感覺到自己的存在,而不是猶如遊魂一般的活著。電影中的三個人彼此微妙的互相依存,無關忠誠,更不是純愛。所以阿瑪愛著露薏,最後卻死於阿柴的激烈性虐;露薏在阿瑪死後遲遲無法釋懷,但在阿瑪生前卻又對他毫不在乎,甚至得靠阿柴的折磨才能獲得滿足。真正的主宰者阿柴,染指了好友的女人,更以激烈的性愛同時征服了兩人;然而到了最後,卻還是逃不了空虛的反撲,片末的夢境述說著消極的隱喻,生命活著,靈魂卻早已埋葬。

以一般大眾的眼光來評價這部片,難免會因為情節的驚世駭俗與陰鬱而感到不適。這個故事闡述著皮肉之外的真正痛楚,說不出的深沉絕望,與對現實世界的莫可奈何。當你能融入其中,拋開所謂的普世價值,最後終會發現,他們也只是試著活著,試著找出活著的意義,只是無比辛苦罷了。

女主角  吉高由里子
111.jpg 

112.jpg 

113.jpg 

114.jpg 

115.jpg 

116.jpg 

117.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xstars 的頭像
sixstars

我不是憤青

sixsta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