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x_fShk2970111104.jpg 

最近時間軋的有點緊,手邊的工作才剛忙完一個段落,
總是喜歡讓自己很busy的我,又開始重回健身房跟游泳池。
可能是為了尊重歷史,華爾奇麗雅的觀後感因為考證而拖到現在還沒完成,
今天難得提早回到了家,還是捨不得讓自己太閒,但又想輕鬆一下,
於是就去租了這部杜琪峰導演2008年的作品--文雀。

文雀,在粵語裡就是扒手的意思。

杜導這部入圍金馬獎最佳攝影及最佳原創電影音樂的作品,
同時也是他自己繼「放逐」、「神探」、「黑社會:以和為貴」及「鐵三角」之後,
再次入圍三大影展的作品。

整部片以一種近乎詼諧的輕鬆節奏跳躍著。
由任達華所飾演的扒手頭頭,從電影一開始親手縫補西裝外套的場景開始,
就帶著觀眾進入了懷舊的意象之中。
無論是帶著微笑愜意的在大街騎著仿舊的自行車,
或是以老式相機在街頭捕捉往來的浮光掠影,
從他身上自然的就散發出自信的迷人魅力。

一場與夥伴們合作連續扒竊的戲,
每個人彷彿經過精密計算般的精準到位,
聲東擊西的交叉掩護,目標竊取後的迅速換手,
在任達華一貫優雅的微笑,及夥伴們的自信從容下,
讓人不但暫時忘卻了這行為本身的非法及不道德,
反而很自然的從心中讚嘆起他們的手法高明。

由林熙蕾飾演的女主角珍妮,成功的連貫了劇情的流暢。
從毫無交集的陌生人關係開始,主動接近包括任達華在內的四名扒手,
希望得到他們的幫助,進而順利取回自己的護照。
戲中四人潛入林熙蕾住處,卻發現屋內掛滿鳥籠的情景,
很真實的反應出了珍妮內心有如籠中鳥的掙扎與痛苦。

除了對人物的描寫之外,部份穿插在戲中的片段則讓人不禁會心而笑。
林家棟想灌醉珍妮,自己卻反被灌醉,想看時間才發現手錶被扒的囧臉;
任達華原以為看到珍妮的背影,追到後才發現是傅先生的手下男扮女裝的錯愕;
電梯裡的氣球、四個人被揍後在快餐店各自帶著傷處集合的無奈;
甚至是搬魚缸工人及戲中後段其他扒手被劃破褲子的羞窘,
都讓人見識到杜導獨特且恰到好處的詼諧及幽默。

除了一開始的四人扒竊之外,偷鑰匙及最後的雨中對決也是這部電影的高潮。
特別是最後一段從上環走到中環的雨中較勁,從出發時的西港城開始,
導演成功的將香港的夜晚及最終對決的氣氛,以雨景做了成功的融合詮釋。
嚴格來說其實整部片的劇情並不複雜,但一些微妙的劇情轉換及場景安排,
對於去過香港兩次的我來說,算是很自然的就融入了其中。

而戲中不經意的帶入香港街景及來往人物意像,搭配原創的電影配樂,
反而很巧妙的將人拉進了懷舊的氛圍中,得到金馬獎最佳攝影的肯定可以說是實至名歸。
對照近年來各方面日新月異的香港現狀,我想「文雀」除了杜琪峰導演本身的巧思之外,
整部電影所散發出來的獨特文化魅力,才是更值得令人回味再三的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xstars 的頭像
sixstars

我不是憤青

sixsta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