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員懊惱.jpg 

過年前,看了陳凱倫兒子的新聞

年紀輕輕的孩子,犯的卻是暴力討債、強盜等重罪,身上穿著所費不眥的潮牌外套,完全很難讓人與他這個年紀該有的一切做聯想。

「我的小孩很乖,都是交到了壞朋友。」又是這句老梗,我的心裡不禁燃起了熊熊的怒火。

對對對,都是壞朋友的錯,你的兒子都是被拿刀逼著加入竹聯幫、被逼著在校內招收幫眾、慫恿同學簽賭,就連暴力討債這種兄弟活也都是別人拿槍指著逼他去做的,他自己內心可是千百個不願意。

台灣有句俗云:「寵豬拿灶,寵子不孝。」咱們陳凱倫前輩一開始最擔心的居然是兒子被抓會被理光頭!然後最新消息是他們將在2/22提出抗告,希望能讓陳銳重返學校。

是要讓他回學校重新經營結合堂口、簽賭與討債的多角化黑幫事業嗎?

看著陳凱倫夫妻跪著手持佛珠祈求的畫面,很抱歉,這一次我完全無法同情。同時,我要跟大家分享一個故事。

我大學時有一個學弟,姑且稱他M好了。M的父母都是虔誠的某宗教團體信眾,每次遇到重大的天災人禍,他們總會跟著一群師兄師姐風雨無阻的前往奉獻一己之力,平日更是熱衷於各種團體內的活動,三天兩頭不在家是常有的事。

據M說,從他小學父母開始接觸宗教之後,他們一家人相處的時間就越來越少了。除了父母之外,M還有一個小他三歲的弟弟,本來兄弟倆的感情還不錯,但隨著M小學畢業被父母送到寄宿學校就讀之後,與家裡的連結就漸漸的轉淡了。

M只知道後來弟弟並沒有跟自己一樣順從父母的安排去就讀寄宿學校,而是在家附近的公立國中唸書。但不同的是,M的父母不但在家裡的時間越來越少,同時更替弟弟安排了許多的課後補習。反正只要確保弟弟放學後有地方去,還可以加強課業,這些錢他們一向不吝嗇的。

有時候弟弟補完習晚上十點多回家,家裡還是一片漆黑。而M的父母常常還會到外縣市去參加一些活動,短則兩三天,長則一個禮拜不在家裡;M告訴我,他會知道這些事情,都是他阿姨跟他說的。因為有一次弟弟被抓到警察局,警方要通知家長把小孩領回時,卻找不到M的父母,折騰了半天,才聯絡阿姨去處理,把弟弟帶了回家。

就這樣過了兩三年,M上了大學,離家離的更遠了。而弟弟毫無意外的沒考上高中,在一所商職念了半年後,轉學到另一間夜校。從小學畢業後就離開家裡的M,對這個家庭的陌生感越來越重了。他只知道,這一段日子裡爸媽越來越忙,在團體裡面似乎擔任了很重要的職務,爸爸甚至為此收掉了一手創立的公司,全心投入無私的奉獻;而弟弟則連夜校都唸到快被退學,一年之內就接受了兩次毒品勒戒。昔日美滿溫暖的家,如今成了空蕩蕩的鬼城,一切都已不是他所熟悉的那個美好回憶。

大三那一年,M接到弟弟出事的通知;用藥過量,屍體被發現的時候口袋裡有兩百多顆的搖頭丸。那一天他的父母正在溫哥華進行宗教團體參訪,同一個月,M的弟弟才剛滿十八歲。

事情結束後,M的母親認為是自己的業障太深,於是剃度出了家。半年後,M的父親也因酒駕而喪生。一個美好的家庭,至此劃下句點。

故事結束,你有什麼感想?

「我的小孩很乖,只是交到壞朋友。」

如果平常可以在媒體講的頭頭是道,如今面對自己小孩所犯下的重罪卻還是只能擠出這種沒營養的屁話,會得到這種結果說真的也只能說剛好而已。孩子的成長只有一次,錯過了就不會再回來,如今我只希望陳凱倫不要蠢到用送小孩出國這種爛招來逃避現實,畢竟壞朋友這種東西,從來就是不分國界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ixstars 的頭像
sixstars

我不是憤青

sixstar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